张斌:斯坦福调整体育战略 美奥运模式面临挑战?

  有条消息也许被我们不经意间忽略了,三个星期前,斯坦福大学校长、教务长、体育总监三人联合发表一封公开信,沉痛宣布2020-21学年结束后,这所名校将裁撤11项收益亏损运动项目的竞训。接受过270亿美元资助的斯坦福大学终于要对于体育战略做出调整了,不能再保持赤字状态,疫情之下,日子格外难过,裁撤非盈利项目,心痛也无奈。

  斯坦福大学原本预计这个学年体育赤字为1200万美元,疫情突至,赛事停摆,赞助撤离,学生离校,各种运动缴费随即泡汤,因此赤字预期已然攀升到了2500万美元。这一次裁撤的项目包括摔跤、男子排球、曲棍球、击剑等传统项目,NCAA未曾有过资助的赛艇、帆船、花样游泳等弱势项目更是早早就要被牺牲掉了。这意味着明年下半年开始,将有240名运动员将无缘再代表斯坦福参加比赛,22位教练员要另寻出路,20个项目主管的职位也将就此不存在。

  斯坦福是全美高校五大联盟组织中第一个大规模裁撤运动项目的学校,悲观者认为,疫情年代,一叶知秋,会有不少拥有绵长运动传统的名校会步斯坦福后尘,以求盈利优势项目自保。所谓盈利项目无外乎男子篮球和橄榄球,这才是名校的门面和钱袋子。里约奥与会奖牌榜上,斯坦福大学所属的PAC-12联盟高校贡献的奖牌总计55块,可以位列第五位,与中国差15枚。美国高校每年都会针对运动项目做出微调,但特别是来自里约奥运会美国奥运奖牌第一贡献大户斯坦福的大规模裁撤,会让美国奥运模式前景蒙上阴影,2024和2028奥运会美国代表团夺牌因此而吃力吗?

  里约奥运会美国代表团总计558名运动员,其中80%是大学生,超过150所美国大学有贡献,129名美国田径奥运选手中只有4人不是大学生,47名游泳奥运选手中仅仅一人不在大学校园之中。大学的竞训体系就是美国“奥运争光计划”的最大引擎,大学强,则美国强。斯坦福一所学校便为里约奥运会培养了29位美国奥运选手,一举拿下26枚奖牌,占比21%,居高校之首,可以列进国家榜单前十位,比加拿大还要出色,泳池中的巨星莱德基更是斯坦福一时的封面人物。此次斯坦福裁撤的项目虽然盈利能力不足,但大多都是奥运项目,这11个项目中涌现了四位里约奥运奖牌得主。未来项目不存,美国奥运模式无疑将遭受直接损失。

  还有一项统计可以看出高校之于美国奥运模式的基石作用,据美国奥委会统计,疫情期间超过500名奥运选手选择在校园训练营中备战东京奥运会。奥运项目的参与者中大部分并不能从充分商业化的职业赛事中受益,因此身居校园算是最好的选择,校方可以提供所有周边保障,保持读书还可以从容规划未来人生,甚至可以安心留在校园执教。以排球为例,在美国没有像样的职业联赛,但是NCAA比赛水平不低,高校竞训水平可以保障国家队水到渠成,世界上很多国家排球运动员乐意到美国打球读书,毕业后再开启职业生涯,这客观上促进了美国排球水平的提高。如果更多的高校仿效斯坦福裁撤排球这一非盈利项目的话,美国高水平排球竞技基础将被撼动。

  几年前,《时代》周刊曾发布过美国大学运动影响力排行榜,斯坦福高居第一,历史上赢得过307枚奥运奖牌。此次裁撤之前,全校总计开展36个运动竞训,其中18个达到NCAA第一等级水准,获得资助,全校本科生中有12%日常代表学校参加各种体育比赛,校园内的运动氛围浓厚可想而知。此番虽然裁撤项目,但斯坦福表示那些愿意继续留校的运动员还会享受奖学金待遇,裁撤项目还会保留俱乐部社团机制,让学生还有机会参加这些运动,但仅仅局限在参与层面,高水平竞训则要等今后时机成熟再恢复了。大学收放自如,但美国奥运模式咋办呢?也许仅是一时的起伏,于大局无碍。

  (公众号:张斌)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globelitho.com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